「瑞金」围巾

︾强行冬天,现代设定
︾已修
︾其实跟围巾没太大关系

“这个冬天果然很冷!”金有些得意地点头,随即又被冻得缩下了头。
他接着絮絮叨叨:“毕竟这个夏天很热嘛……嗯这么看来下个夏天也很热,没错。”
  
格瑞偏头望了他一眼,转头又看向别处,按照金的思维来看,冬天冷于是夏天热,因此下个冬天冷……无线循环。
他们身处冬夜里的某个车站,天上的星星还在静静地亮着,地上的街道则是吵吵嚷嚷。

金举着手,手指舒展看来,透着指缝,看天空。他哈出一口气,像是白雾般在空气中扩散,接触到手掌时已经弱了很多,而且不再暖热,而是湿润的凉气。
格瑞说:“车到了。”
  
公交车拉出一道很长又有些尖锐的音调。
金要冲上去,格瑞说了句“等车停好”,干脆抓住了金的手。
他戴着露指的手套,从手指尖传来的寒意让他稍稍皱眉。
  
金笑嘻嘻地抱怨:“狡猾——竟然带手套!我可没有手套!”
“这是你送我的。”
  
于是金没话了。

门在两人面前缓缓打开,金回握了下格瑞的手,说着“这可以上去了吧”,便一把抓着格瑞的手上了车。
  
他们找了双人座,金抢着坐到窗户旁边,翻出耳机和手机,几乎是不容反驳地递给格瑞一端(很不客气,不过格瑞并不在意),他点了最长的一首歌。
“等到这首歌放完了,我们就下车吧!”

格瑞戴上耳机,看了金一眼,在内心给这个提议画上了大大的叉。
他的眼神意义可能是“最先忘的肯定是你”,可是金没看懂。
格瑞乐得不解释,金也很高兴能自娱自乐。
  
他先是朝着玻璃窗哈气,这仿佛使得他得到了莫大的乐趣,像是在上色,玻璃逐渐蒙上了白色。
金很快觉得没意思,他换了种方式——比如说向格瑞耳朵哈气。
格瑞拨下耳机,一手按住金,一手挠他脖子。
金憋不住地大笑,然后认输。
  
司机在前面也笑了笑。
  
金说:“我该要挑围巾了,这样我就不怕被挠痒了。”
格瑞含糊地应了声。
“哎你觉得什么颜色的围巾好!”
“金。”
“啊?”
  
格瑞点了下头:“我说——金色的吧。”
  

 
车到了家门口的车站,金一把拽下了耳机塞到包里,格瑞负责站到旁边给他腾出出来的空间。
他捂着嘴打了哈欠,不忘拉住格瑞往下跑。
格瑞匆匆把露出包的一头耳机弄回去,等到两人下车的时候,金又被冻了个哆嗦,打到一半的哈欠硬生生地扭转成喷嚏。他往上提了提领口,金色脑袋缩了一半。
  
真正入了夜的景色无论哪个时间点都不会有太大的改变。
格瑞仰头看了看泛着金光的星星,在垂眸扫了眼这个点还开着的几家店面。

“明天去买围巾吧。”
“欸……也好啊,顺便买手套?”他自顾自地“嗯”了声,然后笑着说:“都金色的?”
格瑞只是握住了他的手,开口:“对。”

那是金的颜色,而现在,从他手上传来的,也是金的温度。

而属于他的太阳,已经被他紧紧抓住了。

︾耳机情节源自伏见猿比古角色歌I beg your hate

评论 ( 3 )
热度 ( 34 )
  1.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金黑 转载了此文字

© 金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