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长跑的奥义所在

一直跑下去,就肯定不会输吧?
  
这就是长跑的奥义所在。
  

  

  
金不是善于忍耐的人,这在他的短跑与长跑成绩中就可以得到清晰体现。
 
但是在运动会的报名时,填着“金”这个名字的报名表,两千米的项目后打了个勾。黑色的笔触显得十分明了。
  
下定决心并施以行动的少年伸了个懒腰。
  
做出这种选择的金并不是因为得到了什么奇遇,耐力一下子好起来。
  
“一击必胜嘛。”他想。
  
  
  
 
一直坚持,这是格瑞的座右铭。
  
如果中途放弃的话,那就什么都得不到。
  
同时存在着“自己选的路,躺就躺”的毒鸡汤,格瑞仍旧认为着“自己选的路,拼死也要走下去”。
  
这句话在他督促着金锻炼的时候,也得到了体现。
  
  
  
  
  
信心满满的金一下子宛若咸鱼:“格瑞……临时抱佛脚不管用的啦,吃好睡好才是最好的方式!”
  
“哪来的歪理。”格瑞嗤之以鼻,“小心到时候腿抽筋。”
  
于是尽管万般不想练习,金也只能爬起来跑着。

“我会陪你一起跑。” 
  
无聊而漫长的跑步时间,也就格瑞陪着能有点安慰了。想到这儿,金不禁转头瞥了眼自家竹马。
  
“怎么了?”
  
金喉结动了下:“啊,没什么。”
  
  
  
  
  
运动会当天,几个年级的学生聚集在操场。
  
因为运动会的举办的时间一直是在临近夏日的时候,所以很热。再加上入学不带一年的学生们还得表演节目,正式开场就透着些遥遥无期的意味。
  
金吐着舌头,手用力甩着,向身上扇来些微不足道了凉风。拜大动作所赐,可想而知,他更热了。
  
“格瑞……你就不热吗?”他现在像条烤熟的鱼。
  
“心静自然凉。”
  
这句话金听过无数遍,也从无数人口中听说,姐姐嫌他暑日里午觉都不安稳,不愿开空调分老师,总是冷着脸分竹马那儿。
  
可是他还觉得这话有问题啊!
  
暖日热的要把人晒化,金等着节目表演完,在下午两点也就是一天最热的时候——“请参加两千米长跑的同学来到跑道集合”。
  
金腾的爬起来,摆出小跑的架势来才意识到应该保存体力。
  
而格瑞已经跨出好几步了。
  
“你怎么也来?”
  
“我也参加。”
  
“哇……你都没告诉我。”
  
“我没说过吗?”

  
  

  

尽管已经跑了几天,但都是中途休息无数次的断断续续,要说轮到正式比赛,就很紧张了。
  
总之……一直坚持下去就行吧?
  
保持好自己的节奏……就一直跑下去,不要停止,不要管其他人。
  
发令枪响起。
  
声音很尖锐,白烟也拉的很长。
  
金跑起来。
  
  
  
  
  
  
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一直坚持……也是恋爱的奥义。
  
“脚……还真抽筋了。”
  
“热身运动没认真做的后果。”
  
金吐了吐舌头。
  
“明天开始早起锻炼。”
  
“哈?”

评论 ( 2 )
热度 ( 62 )

© 金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