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金」我真的没有弟弟

≮校园设定
≮没人格分裂,单纯长的一样名字也一样(。)
≮是原金的视角,白发少年,学弟及“那个”都指黑金
≮如果仍有分不清的问题,私信评论哪处皆可


当朋友问起“你是不是有个弟弟”的时候金是有点懵的。
  
他一边迅速回了句“我只有姐姐”,一边拉上书包拉链。
  
紫堂幻迟疑了一会儿,把手机递给他。
  
金没等完全递过来就伸长了脖子,是标准的学校八卦贴格式,“惊现!新届首席金,与上届名人金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他盯着两个“金”字好一会儿,视线转向白发少年的模糊照片,才恍然:“他跟我一个名字?”
  
岂止一个名字,大致的面庞也是一样的。
  
  
  
  
  
  
金回家的时候一边走着路一边翻完了这个帖子。
  
他打心眼里佩服那些认识的不认识的同学的脑补能力,顺便同情了下突然多出一个“私生弟”称号的同名学弟。
 
顺便非常认真地在同学群里澄清了下他没弟弟。
  

  
  
  
  
家离学校不远,只要不下雨金向来是骑自行车去的。
  
他去的不早,学校旁边的十字路口已经有点堵,他顺势停车,脚抵着地跟几个同学打了招呼。
  
凯莉停止把玩书包挂饰的手指,对着不远处的白发少年扬了扬下巴,调笑般地说:“你弟耶。”
  
“我没弟弟啊凯莉。”
  
他这么说着,到底还是认真瞧了瞧那人,另一个“金”仿佛察觉到了,也回头看他。
  
之前瞧那张一看就是偷拍的照片时,还只是脸型相似,真见了,五官也是一模一样。
    
金傻了:“难道我真有个弟弟?”
  
  
  
 
   
  
吓的金当晚认真和秋讨论了下他们家是姐弟两个还是姐弟弟三个。
  
秋敲他脑袋:“我们家就两个,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金:“没问题了姐姐,我现在很放心。”
  
“对了,明天有雨,记得别骑车,带伞。”  
  
  
  
  
  

作为学弟的那个金挺出名的,是高一首席,又进了学生会,身为学长的金也用不着打听,反正身边人都在谈这些。
  
“好厉害啊。”他仰着脖子伸了个懒腰。
  
紫堂幻戳了下他背:“丹尼尔老师叫你去下办公室。”
  
上了半天课迎来的睡意瞬间消失,金一个激灵:“什么情况?”
  
紫堂幻遗憾地摇摇头。
  
  
  
 
   
  
金怀揣不安地进了办公室,抬头扫过丹尼尔,又和另一个“金”对视上了。
  
如果不是发色和瞳色不同,他可真要以为是照镜子了。
  
“你们去文印室把卷子拿过来。”
  
“没问题。”
  
“好。”
  
两句话长短不一样,但起音的时候却是相同的,他下意识瞥了旁边的另一个“金”。
  
他低着头,表情很冷淡,总是嘻嘻哈哈的金倒是没想过自己脸上还能出现这种表情。

还蛮酷的嘛,他想。
  
  
 
   
  
  
“你也叫金啊?”
  
白发少年直视前方,点点头:“是。”
  
“你是高一哪个班的?”
  
“高一B班。”
  
金问了几个问题才觉察到自己像是个查户口的,偏偏人家也乖乖回答了,反而有点不好意思,干脆闭嘴了。
  
文印室在另一栋教学楼里,他们得走上不短的时间,索性是大课间,时间足够。
  
“你是……”闻言,金转头看他,白发少年迟疑了一会儿才问出口,耳朵有点红:“你是哪个班的?”
  
金摸着下巴暗戳戳地想,嚯,他不说话只是因为害羞?
  
当然,作为一个优秀关爱学弟学妹的学长,他秒答:“高二D班,有事欢迎找我啊。”
  
  
  
  
  
  
文印室的老师问了句:“丹尼尔班上的?”
  
金点头,老师指着地上的几垒卷子。
  
“又到试卷季了……”
  
“嗯。”
  
搬试卷的时候又闹出点事,试卷垒数恰巧是单数,两个人哪一个都要那多出的“一”。
  
“成吧,搬自个儿班的?”
  
白毛金实在天真,高一新开学的试卷量能跟高二学长比?
  
他就只能面无表情地盯着机智了回的学长。
  
学长摸摸鼻子思考自己难道做错了?
  
  
  
  
  
  
校规里有这么一条“禁止在走廊上打闹”,不过并没有多少学生把这话放在心上。
  
金听到前面传来声“让”,脑袋还没反应过来,旁边那位已经抓住他手一拉。
  
差点撞上的学生顺着惯性晃了几步,一个一百八十度转弯:“对不起!”
  
“没事没事,”他瞅了眼掉了一地的试卷:“捡起来就好。”
  

  
  
  
  
试卷最后三个人合力捡的很快,跑到办公室的时候丹尼尔老师不在。
  
“你先走呗,我还有事还跟老师说。”
  
学弟不听,摇头,指着凌乱的试卷说:“我帮你理。”
  
他的眼神很是认真,话音刚落就已经开始翻试卷。
  
于是本该成熟稳重给后辈做榜样的学长,体验了下心跳突然加快的感受。
  
  
  
  
  
  
因为要发卷子的缘故,放学就晚了些。
  
金在教室写试卷磨了会儿时间,高一高二放学的时间同步,直接出去肯定路是堵死的。
  
跟他抱有同样想法的同学不少,在高中混到第二年个个都成了人精。
  
站起身再把凳子踢进桌子的卡缝,金对着同学们喊了声“再见”。
  
他哼着小曲出了教室,高中放的晚正常,但黄昏时刻好歹是有点光的。
  
而顷刻间乌云密布,最后点光也没了。

冷风刮起,他哆嗦了下。
  
  
  
  
  
  
“……金?”
  
他觉得这场景挺好玩的,一个金叫另一个金为“金”,简直是个绕口令,他没忍住笑起来。
  
笑完之后他还强装正经:“要叫学长啊。”
  
幸运的是这学弟够乖,不然肯定是看傻子一样。
  
“金。”
  
……收回前言,一点也不乖。
  
  
  
  
  
“要下雨了,快点走吧。”
  
学弟看了他一眼:“我没打伞。”
  
他单手提着书包,作势要展示拿另一只手脱外套。
  
“放心放心,我带了。”
  
难得靠谱的学长往书包掏了半天才翻出伞:“靠过来点,这伞小。”
  
学弟很留痕迹地搂住他肩。
  
  
  
  
  
  
金回家之后再度确认:“我没弟弟对吧?”
  
“没有没有。”
  
  
  
  
  
  
周末的时候学生会有个小聚会,金在宣传部挂了职,得去。
  
一部一圈子,金挥手跟学弟打了声招呼,就凑到宣传部那边。
  
“运动会的事……”
  
挺热的天,十几个人闷在小房间里,冷气开的又不足,金使劲朝自己晃手扇风。
  
运动会最事儿多的部门就是宣传部,金听了好一会儿,抢下“通知各班做宣传黑板报”的任务,直接跑出去偷懒。
  
走廊上人不多,也清净些,他站了半天嫌累,干脆蹲着。
  
拐弯处的地面有了人影,抬头一看,是提着两个袋子的学弟。
  
金懒洋洋地说了声“hi”,学弟停步,拿起一个袋子递给金。
  
金受宠若惊:“谢了啊。”
  
“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学弟皱着眉:“多放了点冰块,慢点喝。”

金感觉自己心脏中了一箭。
  

  
  
  
  
金回去又问了遍:“我没弟弟对吧?” 
  
“……你没有弟弟。”
  
“哦,”金小心翼翼地问,“那姐姐你愿意多个弟弟不?”

评论 ( 13 )
热度 ( 140 )
  1. 白嫕金黑 转载了此文字

© 金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