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床

≮瑞金幼年向
≮现代

金人生的第一次旅游是和格瑞一起的。
  
闹腾了一个白天以后,跑路跑得比谁都勤快的金在到了酒店后,看房间也比谁都快。
  
“301、302、30……”他一边默念着门号一边对着钥匙上的数字,在对上了之后喊:“是这间!”
  
格瑞“嗯”了一声,看金踮着脚试图够着刷卡区。
  
他默默看了眼旁边耸肩捂着嘴笑的两方家长,上前拍了下金想告诉他不用自己来,让大人来比较现实,哪知金转过脑袋举着卡笑:“格瑞你也想开门吗!如果是格瑞的话,一定可以的!”
  
……大错特错。
  
他也不知道金对他哪来的谜之自信,就算格瑞长金几岁,但这可不代表发育期前身高就能拉开差距。
  
可一瞄到金脸上挂着的笑容,就是说不出拒绝的话。
  
……好吧,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他替换了金,踮着脚伸长手,手连带着卡晃来晃去,可偏偏就是够不着感应区。
  
他背对着后面所有的人,但他能想象到家长们的偷笑,也能想象到金充满信赖的目光。
  
唉……他叹了口气,然后原地跳了起来,卡紧贴着划卡去扬起一道弧度,于是下一句上面亮起了绿色的“通过”,从门那里传来“咔哒”的声音。
  
“好厉害!”这回金垫脚可以碰到门把手了,他拉开门,握着格瑞的手腕对大人们很认真地说道:“我要跟格瑞睡一间!”
  
  
  
  
  
  
  
  
  
两个小孩子睡一个双人间家长是难以放心的,金再三强调他会照顾好格瑞,格瑞站在金后面,对上父母的目光,点点头,他们才许可。
  
金还以为是他的承诺起了作用,一脸得意,做足了姿态拍拍格瑞的肩膀:“我一定会照顾好你的!”
  
“……你先照顾好你自己再说吧。”
  
金“嘿嘿”两声,下一秒,立志照顾好两个人的金直接扑上了床,顺便滚了两下,结果滚的时候没看清,撞上了床头柜。
  
格瑞无语一阵,还是在金捂着脑袋叫疼的时候坐过去给他揉额头。
  
  
  
  
  

  
格瑞的睡眠还是挺规律的,当金献宝似的翻出一盒游戏卡的时候,格瑞只能黑着脸把这些东西强行收起,把一脸可惜的金压在床上盖好被子,这个时候金仿佛玩起了角色扮演,扮演对象是具尸体,他绷直了身体,僵着脸,瞪大了眼睛似乎有点死不瞑目。
  
格瑞心里觉得有点好笑,摸了摸金的脑袋说:“晚安。”
  
  
  
  
  
  
  
  

  
金回了句“晚安”,这具尸体“复活”了之后就转头看另一张床上的发小。
  
灯已经关了,金自诩夜视视力极好,也只能隐隐约约描绘出大致轮廓。
  
他没睡着,憋了一会儿,低声问:“格瑞……你睡了吗?”
  
比起他这做贼般的音量,格瑞坦坦荡荡:“没睡着。”
  
  
  
  
  
  
  
 
   

格瑞截止今日,抹掉月日活了九年,一般人结婚过个九年孩子应该可以打酱油了。
  
虽然格瑞几年前就会打酱油了,但这不重要,九年挺长的才是要表达的事。
  
可他至今才知道……他深思片刻,总算从脑子里翻出一个词——“认床”。
  

  
  
  
  
  
格瑞装尸体可比金敬业多了——他也躺的笔直,眼睛瞪着天花板,如果有人这时候凑上去一看一定会觉得这眼神凶悍无比,下一秒就要让自个儿成为一具尸体。
  
他瞪了半天天花板也没瞪出个结果来,这时他听到自己发小悄咪咪问了句:“格瑞……你睡着没?”
  
他迟疑了一会儿——他不太分的清这是金梦话还是醒着时在说话。
  
接下来房间除了呼吸声就没别的声音了。
  
格瑞意识到金应该是在说梦话。
  
  
  
  
  
  
  
  
直到自己被子被掀开,有谁凑进来靠着自己。
  
“……金?”
  
“一起睡嘛,格瑞。”
  
  
  
  
  
  
  
  
格瑞最后还是睡着了。
  
只是在中间醒过一次,他看了眼像只八爪鱼扒着他不撒手的金,叹了口气,再闭上了眼。
  
明天还要陪他闹腾呢。

评论 ( 11 )
热度 ( 141 )

© 金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