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田」最希望你的死法是老死

︾蓝川x白田向
︾最终结局后两个月
︾已修,去掉接吻情节,及私心夹带的“茜”论。



当初为了阻止三叶与我“殉情”的想法,是用了她最喜欢的歌手新曲《杀也杀不死》。
  
但是对于蓝川,我就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了。
  
  
  
  
  
不再合租的第二个月,说着“下次见面就是你的死期”的蓝川,又找上了我。
  
……所以说,这家伙又来杀我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下意识直接把门关上,而他迅速地挤进我的屋子。
  
……啊,失败了,我无奈地问:“今天就是我的死期吗?”
  
之前我阻止他的杀人计划,终归是离不开好运,我拿走了他一把水果刀,而他现在大可以买上十几把同样的刀。话说起来,我以为不再合租就安全了,没有准备什么防身的东西,还真是失策。
  
这家伙倒是瞥了我一眼,脸上简直就是写着“你可真是个蠢货”,他带着嘲讽的语气开了口:“谁管你啊……别脏了我的手……麻烦。”
  
……看来他是不打算杀我了,暂时安全。
  
咦……?为什么我会这么肯定啊,说不定他只是想让我放松,毕竟我的挚友“蓝川”可不是这个想杀我并付诸于行动的混蛋。
  
算了,我顿了一下,问:“进来坐坐吗?”
  
他狐疑地看了我一眼,嗤笑出声:“你还是真是没警惕……就算死一千次都不为过吧?”
  
露出爪牙的蓝川,浑身带刺,仿佛一句话不是嘲讽我的就输了一样,反而使我感觉很微妙。
  
我转过身去,大家都不住在出租房里之后,诺大的合租房就显得有些空旷。
  
我记得冰箱里还有点果汁……吧?
  

  
  
  
几秒钟后,我的脖子被人手从后面紧紧地捏、或者说是握住了。
  
很明显动手的家伙就是蓝川。
  
紧接着,我听到蓝川的嘲笑:“……就你这样,之前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他是从后捏住的,用力大小也不过就是使我不大容易挣脱开来,这让我紧张了一瞬,但很快明白:这家伙暂时没打算杀我。
  
我身体有点僵硬起来,他重复道:“你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
  
“……就那么活下去的啊。”我突然意识到他和我离得太近了,他嘴巴几乎凑到我的耳朵旁边,同时随着说话,哈出的气隐隐触及到耳朵。
  
同时可能是为了舒服些,他手改成从前揽住我的脖子,手掌揽住我的喉结,下巴甚至搁在我肩膀上。
  
他在搞什么……?
  
“……”他对我的敷衍显然很不满,沉默了会儿问:“很奇怪啊……为什么你知道我们的动向……”
  
因为有监视器啊,我想,不过已经都被拆掉了,也许这会成为一个永远的谜吧。
  
“……果然,”他笃定:“是监视器吧。”
  
一瞬间我寒毛竖起。
 
他松手,我连忙往前走两步转身正对他,蓝川却是没管我的“小动作”问:“你之前担心的‘袭击者’是柚子吧?……那段时间柚子总是看着手机……”
  
我沉默以对。
  
‘听好了白田,’他死死盯着我:“之前我失败了两次。”
 
“哦。”我冷漠的回应道。

“但是这次……哪怕不用脏了我的手……我也能成功杀掉你。”
  
……这家伙又在洋洋得意些什么啊?
  
他又歪着头看着我,我愣着不知道回什么话,便学着他一动不动地对视。
  
最后他像是无力了般叹气“我的行李明天到。”
  
我正在惊异,不可置信地事发生了——这个两次试图杀我并差点得成,现今仍对我怀有恶意的前朋友——紧紧地抱住了我。
  

  
  
  
  
  
我迟疑了一会儿,也抱住了他。




︾不用脏手也能确保死亡的是老死。
︾去掉接吻是因为大概这里拥抱比较适合同时喜欢且讨厌着白田的蓝川。

评论 ( 9 )
热度 ( 81 )

© 金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