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白/Gold组」

→糖向,大概是双向暗恋
→现代有私设
→第一人称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我的朋友最近有点奇怪。
 
……啊,对了,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金,我的朋友叫格瑞,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
  
现在回归正题,关于格瑞的“不对劲”,怎么说呢……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不过描述他的举动倒是很容易:比如他最近突然有点热情地跟我勾肩搭背——这我很高兴,但他很快就像触电般地把我推开,又比如我偶尔看他一眼,他都正好在看我,我当然很开心啊,这不就说明我俩心意相通……这么说好像不大对,总之就这样吧。但这时呢,他总是下意识就看旁边不理我了。
  
诸如此的举动不计其数,令我最严重的就是之前回家的时候,他对我说了句“离我远点”,于是我就有点气了:我们认识这十几年来,哪天不是这样子过来的!(嗯……好像是有点夸张了,不过也有大半是这样啦。
   
所以、格瑞他该不会被什么东西上身了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开始认真的观察“格瑞”。
  
首先能确定的就是他不是被谁替换了,毕竟格瑞的发型是很难模仿的,啊,他看过来了……突然有点心虚,不对,我心虚什么,唔……他丢纸团过来了。
  
我拆开纸团,看了眼坐的笔直的格瑞,再看上面写的字:别看我。
  
虽然说我不是完完全全了解格瑞,但以前的话他应该会说干什么吧。
  
不过我倒是因此想起了姐姐昨天晚上看的东北剧:瞅啥瞅?——瞅你咋地。
  
我回过神连忙把写出的“瞅你咋”划掉,改成比较客气的“你让我再看会儿呗”。,即便字龙飞凤舞的一点都不客气,我也挺满意了。

左思右想后,我又加了个“^_^”,这大概是我唯一记得的颜文字了,正想合成团砸过去——“金。”
  
我愣愣地抬头,丹尼尔老师微笑地看着我,举着他的粉笔,磅礴气势全在不言中。
  
  
  
  
  
  
半分钟后,我被请出教室,连带着“自告奋勇”的格瑞。
  
我一想:我要是说“格瑞你其实不用自首的”,结局大概有两种,一是他瞥我一眼说“不是为你”,二是死不承认表示这就是他的错。
  
于是我拍拍他的肩,颇有种领导慰问的气势:“谢谢啊格瑞,你真是我最好最好最好的朋友!”
  
这回他没躲,而是十分无力地看着我——看来我这次“最好”说的还是不够。
  
唉,格瑞心,海底针。
  
  
  
  
  
  

我查了格瑞的手机——实际上就是光明正大的拿,朝着格瑞晃了下手机,他点头,这便是同意了。
  
我才还没来及开屏,格瑞的手机屏幕就亮了。
  
「致我最爱的你
  除了你,我别无所求。」
  
这、这么刺激的啊!我对格瑞喊:“格瑞,你女朋友给你发的情书!”
  
原来如此,格瑞谈恋爱了啊,所以要跟我保持距离……等等,他交女朋友为什么要跟我保持距离?……嘛,算了,话说这家伙交女朋友都不跟我说啊,亏我把他当成最好最好最好最好的朋友。
  
格瑞反而一脸茫然地看着我:“女朋友?情书?”
  
他接过手机,看了眼似乎恍然大悟:“浏览器推送……之前搜了些东西。”
  
……你搜了什么东西才会给你推送情书啊?
  
他看着我迟疑了一会儿,手飞快地动了几下,然后把手机举着给我看屏幕——一条条的都是“如何告白”“喜欢上男生怎么办”。
  
我愣愣地看到最下面:“如何跟发小告白”。
 
心脏开始狂跳。
  
……格瑞的发小,是我吧?

评论 ( 5 )
热度 ( 34 )

© 金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