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最重要不过你也喜欢我

↑现代设定,从小到大的互相暗恋史

“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搭档了。”
  
金眨眨眼,豪气万分地揽住格瑞肩膀,站在阳台上,手往外面一指:“我们的目标是——征服小区!”下一秒就“嘿嘿”出声灭了自个儿的威风。
  
此时还处于格瑞三观还未完全,能稍稍意识到蠢和酷的区别但还是努力纵容自家发小。他觉得这样有点傻气,迟疑了一会儿,最后点头。
  
他的意思仅仅是“你开心就好,我随便”,在金眼里却是大不同——格瑞的点头有点“孺子可教”的意味,是一种应允,一种信任,他想到这里,毫不犹豫地把格瑞划到最亲最亲最亲(比起之前又多了个最)的“战友”里头,还得是专属列表,紧接着高声宣布:“明天就把隔壁嘉德罗斯揍一顿,哼哼。”
  
格瑞被梗了一下,暗暗思索了下,那整天闹事的猴、不,孩子王,又哪里和金闹上了?他想了好一会儿,顶多就是抢跷跷板的口角,最后总结:小鬼脾气,特闹心。
  
——哪怕格瑞和金俩都是一米不到的小鬼。
  
  
  
 
   
  
  
街坊邻居里,金是最讨喜的那个,格瑞属于讨夸,典型“别人家的孩子”,每回回家,格瑞靠后一步,金站前一只手拉着他,另一只手也不空闲,朝着傍晚搬椅子出来坐着聊天的老人们凑过去一个个打招呼。
  
格瑞不是多话的人,老人们看到他们就笑得眉头皱成花,他点点头就足以,只不过他向来不是很擅长对上太过直白的好意,总是身体有点僵硬。
  
金握着格瑞的手,加快了脚步,过了老人们的聚集地,这时就可以曲起手指挠挠格瑞手掌心权当安慰,然后往往会回头给格瑞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
  
格瑞此时还不明白为什么他每回见此都会有一种难以呼吸的心悸感。他只能压着声音催促:“快点。”
  
金笑嘻嘻地松手,一副很懂的样子凑近:“让我想想,姐姐今天说做了牛奶酥……你该不是迫不及待了吧,格瑞?”
  
格瑞没来由地有些烦躁,只能闷着声“嗯”了一声,他又意识到自己过于冷淡,想要补救,大不了解释下他并不是想这样(尽管他确实喜爱,而且也无法说明他催促的原因),只是当他张嘴的时候,对方已经转过头去,按照那句“快点”,脚步显然加快了些。
  
这反而使得格瑞沉默了,这时候从手掌又传来些痒意——金的手本来是拉着他的手腕,现在是握住。于是他心理又升腾起点说不清道不明的高兴。
  
为什么?格瑞想。
  
  
  
  
  
  
初中的时候格瑞大概知道了。
  
他学习好,班主任把他当宝,班上但凡作弊早恋等一系列违反校规的事都被完全别开。

班主任万万没想到,防住了这些破事没防得住金——格瑞他发小。
  
金也不刻意关注这些事,可耐不过他人缘好,只要他少缠五分钟格瑞,他就可以听进一个月的新奇事。
  
初中的年龄是最懵懂的感情理解时代,金偶尔跟格瑞说说这些,到底知道保护隐私指代词是听起来一模一样的“他”和“她”,换个人肯定要叫金换个指代,格瑞没听懂也不说。事儿传到金这儿越发玄乎,个个都是已经接吻的情侣,和校长对骂的大佬,作弊作到雷狮海盗团(学校的小组织)的卡米尔头上。
  
格瑞着重听“接吻”,他想起小学时代学校放的电影,当时学校似乎欧美特工类的,几乎次次有接吻,小屁孩们捂着眼睛装模作样地“哦——”着,格瑞和金就没这么做,金是撑着脑袋看电影,格瑞忍不住要看金。
  
金永远不知道他跟格瑞说话时表情是多么阳光,格瑞每次听金说到“早恋”这回事,就要暗地里舔舔嘴唇,心里想:我也想和你……早恋。
  
  
  
  
  
格瑞看过小电影,和金一起看的,是一男一女,金没看过,同学说很好玩他就借了和格瑞看,看了会儿他连忙关了电脑,格瑞看到金红了耳朵。
  
他看电影没感觉,看着金,过了会儿感觉自个儿下面有点硌得慌。
  
那晚,他梦到了金。
  
  
  
 
  
  
高中的时候上寄宿学校,格瑞和金排进一间宿舍,两个下铺相对。
  
格瑞意识到他对金的感觉后就非常害怕和金一起睡,他心里其实很想,偏偏他担心。宿舍轮到一间,他高兴又有点恐惧。
  
格瑞半夜睡不着,看金,他看了会儿感觉金没睡,他怕自己是自我感觉过剩,又很希望是真的,他这么想着,金爬起来了。
  
他仗着黑夜,看金。
  
他想提醒金披个外套,潜意识却不想暴露,他就看着金走进,这回黑夜不是保护伞了,宿舍没窗帘,借着外面那点光,近看看出一个人在不在睡太简单了。
  
他听到金低声问:“格瑞?”
  
格瑞抿着嘴没回答。
  
紧接着他感受到一个温柔的……吻,落在额头上。
  
他一瞬间感觉自己要疯了,他觉得这是梦吧,因为他梦到过很多次,但这触感太真实。
  
最重要是那个吻稍纵即逝,像它的到来一样突然。
  
格瑞睁开了眼睛。
  
他依稀辨别出金惊讶(可能还有点惊慌)的表情,他没管。格瑞伸手,一手搂脖一手按头,嘴唇对接,他不会什么花样,就是单纯的接吻,不过他们吻了很久,分开时都在喘气,又不敢弄醒舍友,黑夜中金不敢看格瑞,格瑞也几乎是落荒而逃。
  
卫生间的隔音不是很好,金站在卫生间门口听着里面越发粗重的喘息,整个人都愣神了。
  

  
  

小时候,金说他们要做搭档,如今他们将成为情侣。
稍大些,格瑞想亲吻金,如今也已经实现。
  
当初的小小少年,现在也都已经长大。

而长大的这些年,最重要不过你也喜欢我。

评论 ( 2 )
热度 ( 18 )

© 金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