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是作业太少的错

♧虽然想写信邦感觉又写成了邦信,我的错
♧小学生文笔见谅

“你请客。”
刘邦和韩信大眼瞪小眼半天,叹了口气算是服软:“我请就我请,你可别后悔。”

后悔个屁,难不成你还下毒?韩信心里想。

大概是高温惹得人不愿出门,排队的人便没多少,韩信没等多久,刘邦就端着盘子回来了。

他嫌弃地“啧”了一声,速度拿走了巧克力圣代,徒留刘邦茫然地盯着草莓圣代。

“算你狠。”刘邦迅速瞪了韩信一眼,他原本是想给韩信留个草莓圣代——韩信一向不喜草莓,计划被打破的坏家伙坐到座位上,过了会儿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这家伙一定又要搞事了。

韩信笃定地下了结论。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而刘邦仅仅认为自己是个“好人”,因此他避开了古人的劝诫,等了二分钟开始了他的“报复”。

“我靠你要上天啊!”
韩信懵逼地看着刘邦用力一勺自己的圣代,他迅速反应过来,智商还未在线地直接用手捂住杯口。
——我靠被糊了一手的冰淇淋。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懂吗。”
刘邦轻笑。

韩信不得不承认,面前的这家伙确实有一副好皮相,男女通吃的那种。笑起来的时候尤为好看。
于是他愣了一下。

让他回神的是手上突如其来的触感。
十分……清晰。

——他在舔我的手。韩信的大脑里闪出这条信息。

他迟疑了一会儿把这归为兄弟情义,虽然这样有间接性接吻的嫌疑,但既然“兄弟”这么做了,自己做应该也没多大关系。

于是他直接把刘邦的圣代抢来。

刘邦此刻的表情非常精彩。

他用一种“大兄弟很牛逼”的眼神瞅了韩信一眼,得到了一句颇为得意洋洋的“必将百倍奉还”。

愤怒的刘邦开启了狂暴模式!
看,他夺回了自己的圣代!
然后!他吃了起来!

……

韩信隐隐约约觉得事还没完。

他异常冷漠地看着刘邦,一边擦手。

“哎我脸这么帅气让你看入迷了?”
“滚。”

给了点颜色就开染房,说的正是刘邦。
不放过任何戏耍机会,说的也是刘邦。

他撕开番茄酱的包装袋。
韩信还有闲心:“其实我觉得番茄酱单独吃也挺好的……卧槽你他妈又要干嘛!”

刘邦拿着番茄酱包装袋,包口正对冰淇淋。

——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信任呢。
韩信痛苦地想。

这大概就是爱吧。
张.不明吃瓜群众.良表示。
虽然不懂他们在干嘛,但一定是来虐狗的。

评论 ( 7 )
热度 ( 90 )

© 金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