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邦」不吃重言肉

✧虽然想写信邦又写成无差
✧文笔幼稚脑回路不对
✧以为是小黄文的可以面壁思过了

1.
“主公啊,”张良问道,“您可是想吃重言肉?”
刘邦:“啥?”

2.
在他摊开大陆的地图,刘邦的双眸里蕴藏着的情感明明白白就是野心。
但是当这眼神滞留在韩信身上时,有点相同,也有点不同。
张良迟疑半天,觉着估计是君主想吃肉想吃疯了。嘿嘿,他忍不住得意地想,最后一串肉干可被我藏起来了。

3.
刘邦装作没听到张良一本正经的肺腑之言,——毕竟他也不能跟个傻子比聪明是吧。
其实他也知道自己大抵是心悦重言的,只是内心复杂惯了,没什么人好倾诉,便是子房呢,也不知如何开口。
于是刘邦琢磨了会儿,迟疑了会儿,终于开口道:“我啊,似乎看上重言了。”
心想着如何劝解君主别吃重言肉的张良懵了:“您,还是吃刘季,不,重言肉吧……”

4.
虽然口上肉啊肉的,又有点呆的样子,张良到底是不傻的,他思考了会儿,果断问:“主公!请务必告诉我我能做些什么!”
他跟了这个主公颇久,哪怕不狗腿子也定然不会成人腿子,可是阴晴不定的性子以及搞事情的天赋,自己这事儿不出力显然要受点苦。
刘邦略带笑意地拍了拍自己好友的肩膀:“我若有法子,还要你作甚呢?”
“这个……我听说军营里张三和李二娘在一一起了!”
“哦,我知道,李二娘病了,张三去照顾他结果听到李二娘喊三哥别走,便在一起了。”
“那,您可是要装病?”

5.
刘邦自然是不愿的。
无关男女偏见,前面开的例子女病男护,他怎么都得是男角吧?
可是,韩信又不会因为刘邦的期盼突然病了。否则刘邦也不必派走韩信,大白天做个梦便有了大片江山。

6.
最后刘邦还是病了。
韩信茫然地看着军师把他一个将军叫回去照顾君主。
喂喂,他心想,我这边还在带兵,顶多三天又能拿下一处城池,刘季生病我就得回去?
不过再想想,拿下城池不就是为了刘季高兴?何况,突然把自己叫走,指不定刘季是对自己心生猜忌。
想到此,他心一凉。

7.
看着韩信一个人脑补还不能说出真相可真是煎熬,诚实小王子叹了口气。
目送着略焦急却面上不显的韩信离开,张良愁眉苦脸起来,唉,等两人事成以后送什么贺礼呢。
至于刘邦拐不拐得到韩信这种事,张良可觉着,谁干谁还不一定呢。
咦,有人说他污了?不,其实人家可是纯洁天真小公举。

8.
刘邦并不认为自己装病能骗过韩信。
不得以,刘邦把自己搞病了。
唉,他这回可是下了血本了。刘邦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想。
他又迷迷糊糊地感受到有人拨弄自己的头发。
谁啊?
强睁开沉重的眼皮,隐隐约约的红色。
哦,重言啊。
嘴唇突然传来的触感,是什么?
“主公,快点好起来罢。”。
完了,他心想,重言这家伙真是让他喜欢的不得了。

9.
“哎重言啊,”刘邦勾着韩信的肩膀,语气漫不经心,“我心悦你。”
他勾起唇角:“嗯,我也是。”
韩信不常笑——准确的说是除了冷笑脸上总是一片冷漠。
刘邦不是没看过韩信微笑,苦笑乃至大笑,他都是少数几个的幸运观客,可这次的惊鸿一瞥……
满天星光尚不如这眼中的清浅笑意。
完了,刘邦想,我这次可是陷进去就出不来了啊。

10.
张·睡眠不良·良:主公,我真诚地跟你讲,你们帐篷能不能换个隔音更好的?

评论 ( 6 )
热度 ( 89 )

© 金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