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鹊]一见钟情

庄周懒散地趴在桌上,鲲立于旁说,您该去医务室看看孙膑少尉的情况了。
稷下军团三大长官之一的庄周揉了揉眼睛,茫然地点点头说哦。

新来了一位军医的消息早已在军团中传遍,据闻这位军医来自一个著名的医学世家,医术了得。
庄周对此并无多少兴趣,不过稷下新星孙膑的腿伤着实让他费了些心思,能来个优秀的医生自然是极好的。

医务室离他的宿舍不远,庄周长叹口气往前走。
医务室无门,仅仅有道白布拦着。庄周礼貌地开口,我能进来吗?

请进。
低沉的声音,稍有些沙哑,吐字清晰,听起来很舒服。
庄周想,这个军医,还不错的样子。

然而这个军医不仅仅是还不错。

庄周推开白布,那位声音好听的军医背坐着,然后转头看了眼他,又很快收回了目光。
庄周想,这个军医,挺好看的。

我是来问问孙膑少尉腿情况的。
之后要进行一场手术,然后开始康复训练,他的精神很好,也非常配合。
哦……那您该怎么称呼呢?
扁鹊。

扁鹊,庄周琢磨着,好听,适合他。
他抬眼就看到扁鹊也在看着自己,那一双紫色的眼睛与自己对视着。

庄周突然有点着急:我叫庄周。
嗯。然后扁鹊便不再言语。

他不知道我吗?庄周懵了一会儿,估计他是新来的不知道自己。
他迟疑半刻问出,那个,我能追你吗?

扁鹊愣怔了一下,停止了在本子上的书写,圆珠笔“哒”的一声,随便你。
黑色的短发发沿在空气中扬起一个微小弧度。前边有一搓白色的头发,长相不甚张扬却称得上帅气,而且还越看越好看。

庄周长相不俗,又年少成名,追求者不少,有男有女。他也不是没谈过恋爱,却是第一次心动。

惨了,我怎么这么不争气。
庄周自我唾弃道。

我拒绝没有充足睡眠的日子。庄周表示。
鲲满脸冷漠,可您昨天已经睡了一天了。
那就再睡一天。

庄周选择躲起来。

扁鹊冷淡地看了他一眼,算是提醒道,墙旁边有个暗室,里面是放药剂的地方,可以躲,只是不要弄坏我的药剂。
庄周认真道,最近军中事情多,那些混蛋们搞不起事,孙膑的手术也只差进行了。
嗯,所以?

所以庄周把扁鹊也拖进了暗室。

鲲带着人跑到医务室,发现空无一人,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

暗室不小,几个壮汉的身子足够容纳,庄周一脸正经,扁鹊,我怕黑。
黑暗中扁鹊扔了个斜眼,不说话。
我是认真的,请你相信我。
不信,我出去了。
别啊,万一你上去被鲲看见我就惨了。
我不管。

扁鹊最后还是没上去,坐在地上,抱膝,眼神似有似无地飘向庄周那团黑色。
做我男朋友吧。
扁鹊点头,然后说不要。

后来战争又起,庄周把扁鹊安排到后方,笑着说,这次可是九死一生,我要是回来,你就做我男朋友吧。
扁鹊摇头,然后说好的。

庄周不知道,扁鹊来的第一天就拜访了各个军官,鲲站在睡着的庄周旁边有些尴尬,扁鹊却只注意着庄周。
我喜欢上他了。
扁鹊在心里跟自己说。

扁鹊不知道,在暗室中庄周似乎睡着,实际却清楚地听见了那句对不起,可是我要为父母报仇。

评论 ( 6 )
热度 ( 17 )

© 金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