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汉三人组」今天你写作业了吗

张良视角,这个张良内心戏很足,三人组暧昧向。

1.
当听说后天报道,刘邦韩信却都没有写完作业,喜悦从心底直涌上来。
「哈哈哈哈你们的张良爸爸我可是全写完了!快,跪下叫爹!keke菜的抠脚你们这群人。」
我想了一会儿觉得要矜持一下,删为:「我写完了」。

2.
不可理喻。
简直不可理喻。
为什么在离报道只剩两天的情况下,他们作业才开始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高手的寂寞,你们不懂。

3.
刘邦:「今天寒假作业开始做了吗.jpg」

韩信:「奶子好痛.jpg」
韩信:「没有,辣鸡,奶子好痛我先去打把王者冷静冷静」

张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jpg」

刘邦:「醒醒,张良你ooc了。」

张良:「作业答案.jpg」

刘邦:「良哥!明天出来写作业不!」
刘邦:「楚楚可怜.jpg」

张良:「@韩信三人走起」

韩信:「不」
韩信:「你俩约炮去吧,别找我」
韩信:「等等良哥你有答案?!带我一个!谢谢大哥!」

我长叹了一口气,这群人的节操……唉,像我这样天真善良乐于助人温和知理有节操还长得帅的人不多了。
我是社会你良哥,我为自己代言。
我不是张良吹,真的。

3.
我飞快地到达KFC,粗略一看三分之二都是埋头看手机不然就是作业。
我默默地找好了座位,就去排队,书包放在座位上,是排队时可以瞄到的位置,双人桶很火的样子。
当然,这不适合我。
我这么一个独来独往孤高冷漠的人,怎么会吃这种分享型的呢,keke。
我长叹了一口气,念出来那个我斟酌再翻,点餐员无比期待的魔咒——“骨肉相连,谢谢。”
“要等四分钟。”
我点头付钱拿牌回座位。

4.
韩信到的时候,是冬天某个晴朗的日子,下午,太阳光还很热烈的时候,当他推开门的时候,他似是被上帝宠爱的天之骄子,脸镀上了一层金色。

不是如来佛祖雕像!也不是菩萨雕像!很正常!

他茫然地望着里面,我的座位就在门靠左的地方,韩信一个眼神都没给我,直直地往里面走。
???我懵逼地正要喊他,突然意识到大声喊他我可能会被路人围观,就放心地让他迷茫吧。
在人生之路上迷路是很正常也是一种很好的经历,我相信他会原谅我的√

5.
我取骨肉相连的时候正好是他迷路后不久,我取了东西,跟他对上眼神。
他的眼睛稍有湿润,露出一副类似于小鹿斑比的眼神,然后他伸出手——

比了个中指。

6.
韩信这人大都时候是很有意思的。
尤其是在拿了我的答案之后。
“我请你吃全家桶吧,快点,我们在刘邦来之前吃完。”
我想了一下其实还有一个双人桶,但又觉得其实韩信点全家桶是为了给刘邦留吃的。

哦,不愧是傲娇。

排队的韩信打了个喷嚏。

7.
刘邦这人特别混账。
也可能只是脑子有洞。
总之就是欠揍。
这家伙竟然迟到了一个小时!

「刘邦!你已经永远失去了本宝宝,人家要拿小拳拳捶你胸口!你竟然欺骗人家!你伤透了人家的心qwqqqq」

不行,要高冷,我对自己说到。

不过韩.傲娇.信的全家桶完全无用,毕竟一个小时够我们吃掉了。
啧啧,这两人怎么还不在一起,韩信这小表情贼辣眼睛。

刘邦站在门口,一眼望见我们,伸手向我们勾了勾手指。
放着不管这家伙可能要搞什么大事情。
抱着救济苍生的念头,我和韩信对视一眼,上前。

刘邦的神经病突发不分时间不分地点,他左手搭我肩,右手搭韩信肩。
我一时有不好的感觉。
只见刘邦气运丹田——

“看!这就是朕为你们打下的江山!”

8.
我和韩信与今日第三次对上了眼神。

左脚~右脚~一起来~

内心荡漾起诡异的BGM,我和韩信一人一脚,但还是很善良地放过了刘邦的第三条腿。

刘邦用着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我们:“良良,信信你们就是这样对我的?你们忘了昨天晚上……”

“傻逼。”
“脑残。”

9.
这就是我今日的经历。
至于一起写作业?
在韩信的号召下,我们打了一个下午的王者。
第二天这两人成为两具冰冷的尸体。
keke。
你良哥我无所畏惧。

评论 ( 3 )
热度 ( 39 )

© 金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