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回报

吸血鬼paro
其实题目我很想写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下雨了。
门在“砰”的一声过后被狠狠踹开。
  
借着微弱的烛光,格瑞辨认出那是嘉德罗斯。
——麻烦了。
  
嘉德罗斯明显也认出了他。
扬了扬下巴算是打过招呼,眼神焦距就集中到格瑞身后的一团被子包裹的玩意儿上。
  
“喂——格瑞,把被子掀起来。”
  
“自己掀。”
  
嘉德罗斯似笑非笑地看了格瑞一眼:“行啊。”
  
嘉德罗斯便过去,再在经过格瑞的同时狠狠地把他撞开:“不小心,对不起啊。”
他按上被子——
  
下一秒,他就感受到一阵刃风袭来。
他将手别过去,大罗神通棍迅速长长,挡下了列斩的攻击。
嘉德罗斯快速掀开被子,在格瑞采取更进一步攻击措施前明智地闪开。
  
他看见被子裹着的是一个金发少年,嘴角边有着血红色的痕迹。
随着被子的舒展,微弱的铁锈味终于散发出来。
——吸血鬼喔。
  
“连吸血鬼都敢私藏,我也不知道该夸你什么好了。”
“滚出去。”
“才——不要。”
  
嘉德罗斯的手一晃,便从袍子中取出了一把手枪。
“你觉得这子弹打在他身上的话,会怎么样呢?”
  
不怎么样,格瑞在心中回答。
他直接转身单手抱起金发少年,另一只手拿着列斩劈开了木屋。
嘉德罗斯眼神一凝,银质子弹以着相当精确的线到达他所预判的地点。
格瑞身形顿了几下,仅仅因为身上带着一个人,不得已蹭过了一枚子弹。
  
嘉德罗斯“切”了一声。
  

格瑞抱着金在森林中飞快地行走。
“格瑞……”  
金对发生的一切并非是无所察觉,然而长久未能引用血液使得他身体十分虚弱,他的声音就像猫叫一样,轻轻地拂过格瑞的心。
  
“我说过,你可以喝我的血。”
“格瑞的血……不可以喝。”
“很难喝吗。”
“……不。”
“那么叫你喝你就给我喝。”
  
格瑞干脆停下了脚步,列斩的绿光一闪,肩膀上就出现一条不算短的,正在冒血的伤口。
他支撑住站都站不稳的金,将金的脑袋扭到能够直视到伤口,能够清晰地闻到血液的味道。
金低低地说了一声“对不起”,长久未进食后,身体的本能告诉他眼前的血是多么的珍贵,他曾尝过格瑞的血,那份记忆使他不断回味着香甜的滋味,而现在,这副场景又将上演。
  
金搂住格瑞的脖子,嘴唇靠上伤口,先是舔舐了一下,然后将觉察到如今情况就自动伸长的獠牙压了下去。
格瑞闷哼了一声。
 
吸血鬼在对于被吸血的人会给予一些他们自认为的奖赏。金勉强克制住继续吸下去的欲望,离开了伤口,伤口在吸血鬼唾液的作用下迅速恢复。他才依依不舍地将剩下的血迹舔干净。
  
以伤口为原点,格瑞感受到一阵麻意。
  
他沉默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发小,金。
  
当初的城镇上没有人知道他是吸血鬼,直到金的姐姐秋几年前突然消失,依靠秋的狩猎而安稳生活的金再也瞒不住秘密,他从未缺少过血液,断粮了一段就难以控制住自己,格瑞也是在那时第一次奉上了自己的血液。
  
吸血鬼的眼神有些湿漉漉的。格瑞用力揉了揉他蓬松的金发。
格瑞并未感到后悔,因为金会索取血液,格瑞也会索取回报。
  
格瑞环住这个吸血鬼,亲吻上去。
吸血鬼乖巧地没有任何阻拦。
  
“作为回报。”
  
格瑞品尝到自己血液的味道。
他不大能理解吸血鬼是怎么在那么多铁锈味中判断美味和难喝,就像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独独喜爱金的味道。
  
是的,他在饲养一只吸血鬼。
也可以说成他在饲养自己的爱人。

评论 ( 15 )
热度 ( 144 )

© 金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