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死神

死神现代paro,准死神现人类格瑞x死神金
金失忆设定,第一人称金视角
手机版不能粗字好气哦。
OK?Go——

我最近一直在跟着一个人类,他叫做格瑞。

我是金,是一个死神。

虽然姐姐常说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死神,但我觉得我是一个非常敬业的死神,在感受到有人召唤我等就“嗖”的一下飞、不,是被召唤过去了。

我们的工作正如诸位所想,负责把人类死后的灵魂带走,但是总有些人想要他们所厌恶的人死亡,于是便出现了召唤死神的召唤阵以代价交换做事这种无聊的东西。

比起整天呆在地狱里发呆我当然更想去人间啊!可是姐姐总是不同意……咳,总之顺着召唤阵的指引,我最终还是降临到了人间。

这也就造成我和对面这个家伙大眼对小眼的主要原因。

“……金?!”

我下意识应了一声:“啊?”

这个人类怎么会认识我啊?明明我还没来过人间啊?

这个人类比我高上挺多,为了使自己更加“死神”一点,我气势汹汹地问:“你认识我吗?人类!”

他面无表情地揉了揉我的头发。

哈——?人类你这是在玩火吗?我可是死神啊?死神啊!你这个跟逗儿子的举动是怎么回事啊?

……不过也挺舒服的,咳。

“我是死神,金,你召唤我是为了何事?”

召唤死神的无非就是杀人杀人杀人,区别就是绞杀啊毒杀啊啥啥的,虽然没做过这些事,但是我可是很懂的!

“你是死神?”他思考了一会儿回问我。

……???

“不是召唤死神的法阵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你看上去不像个死神,”他委婉地说,“我第一次见到金色的镰刀。”

“这很重要吗?重要的是你要杀谁啊,本死神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快说啊谁啊,然后我就可以抛下你去人间玩了!

他的表情有点无辜:“不知道。”

……不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妖艳贱货,姐我该咋办?

他接着改口说:“没想到。”

啊啊原来是没想到啊……你没想到你召唤什么死神啊?你逗本死神玩啊?你这样很容易失去本死神的懂不懂啊?

“如果不说出让你杀的人的话,你会离开人间吗?”

“肯定离开,”我干巴巴地说道,“我就等你一天。”

死神可以停留的日子是三天,然后我会有两天小长假尽情玩!

“哦。”

然后他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换换地抱住了我。

……???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他趴在我的肩上,低低地说:“我叫格瑞,金。”

你脑袋有点重,真的。

还有谁家自我介绍这么干啊?性骚扰?

“当上死神后会失去做人的记忆吗?”

“只会记得常识啦。”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他有点失落。

格瑞、格瑞、格瑞……

格瑞。

我生前认识你吗?

我最近当了个“地缚灵”,整天跟着格瑞跑。

格瑞是个学生,他召唤我的地方好像是什么社团活动地点。

他走出去的时候,疑似是同伴的人跟他对起了“暗号”:“成功了吗?”

“成功了。”

不是吧,难道召唤死神是你们要做的社团报告?人类太可怕了。

不得不说被格瑞召唤还是挺值得的,尤其是作为死神,我不会被人类看到,我就可以四处乱窜了。

“格瑞——,晚上我再来找你!”

他拉住我:“不行。”

“哈?你一时半会儿能想到?”

他黑着脸:“不准走。”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很乖的听从了。

……噫,人类真可怕,难以看透。

我是个死神,活着的时候应该上过学,所以上学这种事真是一种映入骨头的不乐意。

真的是不想跟着……

似乎是看出我想逃的想法,格瑞用露出黑手套的两根手指勾住我的手指。

……怎么感觉不大对劲?

太可怕了这个男人。

格瑞很快坐到了自己的位置,我就默默地跟在他后面,他坐着我站着,两眼对视。

就当我觉得这是对死神的歧视,并打算坐他腿上以表愤怒时,他先投降,无奈地指着他前面的位置:“那边空着。”

又来了,这种莫名其妙的心悸。

他的表情甚至让我觉得我应该主动坐上那个位置,就像那个位置本来就是我的一样。

难道我生前真的认识格瑞?

不过按照姐姐的说法,我应该死了很久啊,怎么会跟格瑞认识?

我默不作声地坐到格瑞前面。

桌子很普通,但上面用自动笔画了两个Q版的人物,有一个像是格瑞,旁边还注明:发胶之神——格瑞!

……噗哈哈哈哈哈哈谁这么有才?满分!

不过剩下的一个旁边空空,可能是没写,也可能是被擦掉了,总之这个小人没有名字,也没有什么炫酷的称号,但是,这个发型却很炫酷别致,好——决定了,刺猬之神——嗯?叫什么?

感觉好奇怪。

啊……人间真奇怪。

格瑞把我睡了,换而言之,我把他睡了。

我最终还是无法接受可怕的“常识”教育,选择一觉睡到放学。

我醒来的时候是傍晚,夕阳正好,照在格瑞的脸上,使他看起来显得格外红光满面。

——好像不大对劲,算了管他呢。

“你不叫我吗?”大概是因为刚睡醒,我的嗓音有点哑。

“我不想被当成神经病,死神也会困吗?”他把书包放到桌子上。

“我是比较特殊的啦,生活习惯跟人类特像。”

格瑞找出他的水杯,递给我:“能喝吗?”

“你碰过的东西我都能碰,仅限死物。”

我很熟练地按下按钮,杯盖弹开,再一饮而尽。

他沉默地接过我还给他的杯子,塞回包再背上。

“走吧。”

“去哪儿?”

“我家。”

格瑞写完作业的时候我正在玩他的电脑。

格瑞洗完澡的时候我正在他的床上打滚。

“啊,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跟别人睡觉呢。”

“不是第一次。”

“哎?你跟别人睡过?——不不不你不要理解错我的意思。”

格瑞无语地看了我一眼。

我蹬开被子,霸占了格瑞床的左边,向右边拍了拍:“来吧格瑞!”

“白痴。”

“你说什么啊?格瑞?”

“笨蛋。”

“我真的要生气咯?”

格瑞直接一手搂住我的脖子,一手捂住我的嘴:“闭嘴,睡觉。”

我点头。

他松手关灯,拉被子,一气呵成,看起来非常熟练,甚至因此带上许些风骨……?这样说真的很奇怪啊。

原谅我吧语文老师。

我白天才睡了半天,现在毫无困意,何况死神的夜视是很不错的,放眼整个房间唯一好看的就格瑞,所以我一直盯着格瑞看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不得不说格瑞这家伙还是有副不错的皮囊,嗯……也就比我差点吧。

“金。”

被发现了?我被吓了一跳。不过注意到格瑞还闭着眼,呼吸一点不乱,我推测出这是梦话。

莫非本死神魅力过大以至于他对我一见钟情,做梦都要说到我?

不行不行这种想法太可怕了,肯定是同音字吧没错。

时间快到了。

格瑞醒的比我早,我幽幽转醒的时候他已经洗漱完毕了。

昨天来他家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他家里没人,准确的来说是毫无人气。

格瑞递了一个盘子,装的是面包,我坐到凳子上,漫不经心地咬着。

“你起的太早了吧……”我看了眼钟,距离上课还有半小时。

……诶,为什么我会知道啊。

“有吗。”他语气毫无波动,“被死神带走会怎样?”

“没有不良记录的就成为我们同伴,有不良记录的就送去地狱。”

“哦。”

所以这就是个傲娇面瘫的老干部吧。

距离我和格瑞约定的时间还有五小时。

我和格瑞一起出了门。直挺挺地走直挺挺地路,但是他在门口就停住了。

“右边的那个房子属于我失踪的竹马。”

他留下这样一句神秘莫测的话就又迈开了脚步。

我茫然地望了那座房子,一种熟悉之感蓦然升腾。

格瑞在学校门口又停了下。

这时候到校的人已经不少了,带着红色袖的风纪委员门检查着胸卡着装之类的玩意儿。

“我曾经是风纪委员,因为这样我可以帮我老是迟到的竹马混过去。”

好好好我知道你有个和你相亲相爱的竹马了,我瞅了一眼风纪委员,下意识检查了我的斗篷扣子有没有扣到最高。

倒数三小时内,格瑞翘课带着我去看了他和竹马的常用吃午饭场所,饭后小憩场所。

我突然想到那个召唤阵好像跟召唤死神的不大一样,那个好像更高级,好像是召唤阿拉伯神灯的,据说什么都能实现。不不不,说是阿拉伯神灯我可能会被打,是创世神吧,我姐上司来着。不过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应该早点说出来嘛,你就不用等我了。

我对他喊:“你竹马是谁啊——!”

“是金。”

我是金,我有个竹马叫做格瑞。

“既然你是死神,那就把我带走吧。”

我放弃了最后两天的休闲时光,镰刀一闪——

“万一你忘记了我了呢?”

“金是常识。”

格瑞。

评论 ( 11 )
热度 ( 103 )

© 金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