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Hikari

随机选歌写文。
不像战争的战争paro
歌曲评论见链接,云音乐。
OK?

在炮火的侵袭中,人们意识到一件事

——战争已至。 
  
  
指导员刚刚进行完今天的第4次叹息。
名为金,看起来跟我相差不了几岁的指导员。
  
“你为什么老叹气啊。”我撑着脑袋问道。
他在错误的说出战争进行时长后总算反应过来我在问他,挠挠头,金发在太阳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灿烂:“我有叹气吗?”
……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指导员是个非常非常非常阳光的人,之所以要用三个非常,实在是他在指导过程,亮的可以闪瞎人眼的笑容,对于未来充满了美好希望的话语,又乐于助人的性格着实蠢到了我。
啊不,感动。
  
“我在想一个人啦。”指导员倒是不在意告诉我他在想的人,即使这家伙还是不承认他在叹气。
指导员继续说道:“是一个很伟大的人。”
  
“他叫格瑞。”
  
  
简单介绍一下我的指导员,金,军衔中尉,没去战场是因为之前腿受伤,不得不留在后方修养,自告奋勇成了我的指导员。
再加一个修饰词的话,我觉得最适合的莫过于“格瑞吹”。
  
“你喜欢他啊。”我漫不经心地问着,坐在凳子上晃着腿。
“不,”金难得不一笑带过,“做你的俯卧撑去。”
  
哇,意图被看穿了。
就很难受。
  
我站起来准备去完成金氏训练套餐,听到他继续说:“——也许吧。”
“不过比起这个,我更担心他那边的战斗。”
  
指导员陷入了感情的烦恼,我是该看戏呢,还是该看戏呢,还是该看戏呢?
我做了一个俯卧撑后,金走过来,蹲下身子,戳了戳我的脸:“看我平时对你这么好的份上,出个主意吧。”
  
“现在偷偷跑去他那儿。”
“不想给他添麻烦。”
“哇指导员,那么对于他的胜利你还是真是肯定呢,都要我准备等他回来的攻略计划呢。”
“都说了是个很伟大的人啦。”
  
呸。
虽然我也对我们这一阵营充满了希望,但这不是你这么肯定的理由啊!敌人要哭的好吗!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回答:“死缠烂打。”
“怎么死缠烂打?”
说实话我很想甩他一句“字面意思自行体会”,但看在他好歹照顾我这么久,还是教他:“牵小手手,吃饭一起走路一起锻炼一起睡觉一起。”
“可我们本来就这样啊。”
“睡觉……一起?”
“难道不该这样吗?”
  
……我不想说话。
就很烦躁。
就很想搞个BE。
“反正这种思绪也会即将变得单薄吧。”
“立马就可以振作起来的!”
“你倒来劲了啊,指导员,对了,把你的手指从我脸上挪开。”
“……咳,反正这样的光芒会一直亮下去的,你不要不信!”

十天后,战争依旧在坚持,而金的腿已经好了。
格瑞所在阵地缺少补给,金就接下了运送补给的任务。
 
我继续做着俯卧撑。 
当“补给遭到敌方小队埋伏”这一消息时,我手一松,整个人直直坠地。
  
十五天后,再次腿部负伤的指导员被格瑞先生背回来了。
他头趴在格瑞先生的肩上,笑的就像是个小太阳。

“你没后悔过参加战争吗?”
“对于选择的道路,就是不加思考前进就好!更何况,那位伟大的人背地里也一定在战斗!”
  
突然就干劲满满呢指导员先生。
  
格瑞先生与金得到了暂时修养,我抱着干瘪的睡过,走到那个牌子上写着“格瑞  金”的门口,在旁边刷了下卡。
「拜访人   已认证。」
  
三秒后,门自动开了,我抬头欣赏了一下金口中的“一起睡觉”,格瑞先生在上铺,金在下铺。
一起睡觉?
不是很懂你哦。
 
我放下水果,虽然这已经干的叫干果也没有多少关系,注视了一下格瑞先生的床铺一尘不染,金的床铺却是挺乱。
对了,为什么格瑞先生的鞋子没脱?
  
我面无表情地退出门外。

格瑞本来在下铺然后趁三秒蹬上上铺的看出来没?
明天写个真正意义上的战争paro攒人品好了

评论 ( 5 )
热度 ( 32 )

© 金黑 | Powered by LOFTER